兴趣广泛……不混圈,自娱自乐

【盾铁】合久必婚 AU

合久必婚

题目跟那首歌没关系

盾铁 AU

角色属于彼此以及漫威,OOC属于我,略吐槽风

 

“咖啡放在桌上了——”系上围巾,steve对着卧室的方向说了一声。

没有人回答。

摇了摇头,金发的男人关上了门。

最近,tony很不正常,非常不正常。

早上叫他不起床,泡好咖啡也不起来,不逼他吃蔬菜也不起来。

和他说话,总要慢半拍才回答——谁不知道tony·stark是个天才,语速过人反应敏捷。

洗澡的时候也是,过去总是拉着人一起,没个三个钟头出不来。现在,还没等steve察觉到,他已经洗好了。

 

这些琐事都pass,steve就想知道,为什么tony的态度突然有了这么大转变。

他们同居五年了,在经过那些磕磕碰碰的磨合期之后,基本就一直处于没羞没臊的状态。借用他们共同的朋友clint的话——这叫做超长热恋期。

steve庆幸他拥有一个热情的恋人,各个方面都是。

不幸的是,他发现自己不明白tony的时候变得越来越多了。

比如,早安吻、晚安吻之类的日常运动被无限制取消,床上热身也被缩减了时间。他不是欲求不满,但没有人在被惯坏了之后,能接受从一日三餐中国菜变成墨西哥菜加英国菜。

好吧,这个比喻不恰当。但是他自己依旧和从前一样,等待着每日的大餐,tony却变得渐渐冷淡了。

 

百思不得其解。

 

steve还以为tony永远不会有热情冷却的一天,从他俩搞在一起的那一刻开始,每时每刻,tony都像一颗燃烧着的恒星一样,发生着聚变反应。

但如今,这颗恒星却要变成红巨星了。

 

走在路上,steve有点心不在焉,连有人在马路对面叫他也没听见。

“hi,steve——”clint向他招了招手,努力让自己看上去高一点。他今天忘了穿增高鞋,走到他身边的时候,steve目测了一下老友的身高,在心里默默地吐槽了一句。

看吧,五年的同居生活让他沾染了不少tony的,气味也好,习惯也罢。从里到外,steve对于自己和他的soulmate一直保持高度默契这件事,一直是非常有信心的。

直到tony变成今天早上那种冷淡的样子。

steve觉得自己的左胸有点痛,他该不会是厌倦了我吧!

 

联想起tony这几个月来的种种行为,steve觉得胸更痛了。

 

“喂,你没事吧!”clint露出关切神色,“我怎么觉得你的胸又大了?”

steve瞥了他一眼,“我只是心有点痛而已,放心,绝对没有做过什么特殊按摩。”

“哈哈,这种话你以前可是绝对不会说的。”clint打开手中的咖啡盖,“tony把你教坏了。”

才没有呢,他心想,特殊按摩什么的,准确的说他也是共犯。

 

咖啡的味道传进steve的鼻子,糟糕,他又开始想tony了。

 

steve和clint在同一家公司工作,干了五年,他已经从小职员升到美术总监的位置了。clint倒是不紧不慢,和他的宝贝女朋友natasha一起,心安理得地当着隔壁座的“基层员工”,偶尔调个情什么的,只要不影响工作,身为部门boss的steve也会睁只眼闭只眼,放他们一马。

但今天不行,steve实在是不能忍受这两人大秀恩爱,他要阻止这种闪瞎眼的行为(考虑到他自己从前也这么做过很多次,他有充足的经验找到最合适的插入点)。

就在clint借着拿画纸的机会把手放在natasha的胸上的前一秒,steve快步走上前去,抽走了横在他俩之间的白纸。

“咳,”他清清嗓子,“tasha,我有点事想问你一下——”

“说,”红色头发的美女顺利从忘记穿增高鞋男子的手掌中脱离出来,“抱歉,cap(部门的人都这么称呼steve)的事情优先。”她冲clint眨了眨眼睛。

 

其实有点不好启齿,steve不想把自己和tony的那些私人时间的亲密接触描述给natasha听,不过这位恋爱女王可是有着不亚于tony的丰富经验,他觉得问问natasha总好过自己一个人瞎猜。

听完浴室的部分,natasha已经一副“我全明白了”的表情。

她摇摇手,示意steve不用再说。“不是他的问题,可能是你的问题。”

“我的问题,”steve睁大了他的蓝眼睛,“我可是从来没有过变化啊”

“问题就在这儿——,你们在一起五年了,你却还是那样,也许他想要个不是那么温柔的性爱,让他被操得直不起腰来,没力气起身接受早安吻之类的。”natasha一脸淡定地说着,steve的脸开始有点发烫了。

 

好吧,现在是21世纪,但他还是不能接受一个美女如此直截了当地和他探讨性事。

“我试试看换种方式。”steve红着脸对natasha说。

Natasha回到自己的座位上,clint神情兴奋地看着他的女朋友,却换来了natasha的一记眼刀,八卦之心不死,看着steve红红的耳根,clint靠在办公桌边吹起了口哨。

 

下一次企划来的时候,是不是该给他俩换个位置,steve第一次产生了这种想法。

 

猫耳,情趣手铐,兔女郎的cosplay服,好吧,这最后一个是给他自己准备的,因为在他们正式同居前的某一天,tony曾经对他说过想看到穿成兔女郎的steve给他口交。

那时候的steve还是个全部性经验一只手都数的过来的新手,接个吻也会脸红,所以这个“梦幻计划”(tony起的名)就暂时搁浅了。

事到如今,steve·记忆力超好·rogers决定是时候实施一下这项计划了。

 

他给tony发了短信,“今天早点回家,有惊喜。”他原本想加个爱心的,但想想有点恶心,就删除了。

tony果然回来的比平常要早,他带了甜甜圈,steve的鼻子很灵,是超好吃那家的。

“嘿,honey”tony解下了情侣围巾,把甜甜圈放在桌上。他看上去竟然有点紧张,steve开始怀疑自己的眼睛,他的男友可是曾经说过为了调教他的老二愿意三天三夜不上班的人。

steve干咳了一声,拿出了一个盒子,那个猫耳的玩具被放在了一个小小的盒子里。手铐什么的,steve决定明天晚上再拿出来,惊喜什么的,不应该一次性都用完。

 

“这是什么,”tony睁着大大的眼睛,他的眼睛里似乎有什么湿漉漉的东西,steve又觉得自己出现幻觉了——情趣游戏会让人感动的落泪吗?

“那个,就是,我想,你可能会喜欢这个——”steve开始支支吾吾起来。

“哦,宝贝,我当然喜欢这个,我爱死这个,你知道我等这一天等了多久了——”tony有点迫不及待了,他兴奋地冲上前去,拿起了那个小盒子,“虽然不是由你亲自为我戴上——”

“如果你想的话,我可以为你戴上”steve走上前去,准备为tony戴上那个玩具。但该死的,如果他早知道,这会让tony这么高兴的话,他一早就做了。

“等等——”tony的声音听上去有点奇怪,“这个是什么玩意儿?”tony拿起那个猫耳玩具,不可置信地看着steve,“这就是你说的惊喜?”

“没错”steve突然有点懵了,“难道说你喜欢兔耳的那种?”说这话的时候,他觉得有点尴尬,果然自己还是不适合像tony一样无所顾忌。

 

“哦,好吧,这让我很意外,如果这就是惊喜的话。”tony张开双臂,抱住了steve,“不过不需要这些,只要有你就够了。”他把头埋在steve的胸前,“这样也不错”他小声嘟囔了一句。

于是,他们有了一次非常美妙的性爱,足够棒到steve可以为之矿工三天的那种。没有借助任何情趣道具,没有猫耳,没有手铐,tony又变成了他所熟知的恒星,发光发热,也让他发光发热。

他们满身大汗,畅快淋漓,彼此在对方的皮肤上制造着各种各样的印记。steve心想,他或许真的要请个假了——鉴于tony总是喜欢亲吻他的脖子,而且热衷于在上面留下他的专属“签名”。熟悉的“律动”,熟悉的“刺探”,一切都像是他们刚刚在一起时那样美好。

steve记得他俯身看着tony的眼睛时,他觉得世界上最美好的事情,莫过于同拥有如此美丽双眼的人在一起了,可以亲吻它们,感受到睫毛的轻颤;可以触碰略显单薄的肌肉群,在脊背沟间流连,听他发出像猫咪一样的轻哼。

 

在白色床单之间,搅乱欲望,把对方融进自己的身体里。

 

“早安,”steve的体力一直不错,任何方面都是,他确定昨晚自己有所节制了,但效果貌似不太好。

还在迷蒙中的tony模模糊糊的答了他一句,“早···”又翻了个身沉沉睡去。

相安无事的一天。

 

 

 

 

这段时间tony似乎又恢复了从前的样子——聚变反应依旧。steve暗自感到欣慰,改日要请natasha吃个饭,不过clint那小子就算了。

 

——直到某一天,他也收到了一条短信:“今天早点回家,有惊喜。”同样的九个字,没有爱心。(就说了他和tony有默契了。)

不得不说,steve对于tony的“惊喜”还是有点忐忑的,他可不希望来个什么窒息性爱之类的,警察play这种也完全不行(原谅rogers先生吧,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都是tony灌输给他的)

 

下班回家,steve把外套挂在墙上的挂钩上,开始寻找tony的影子。

客厅,没有人,卧室,也不在,总不会直接就脱光了在浴室吧!steve开始有点想扶额了。

“tony——”他提高音量,还是直接用喊得比较快。

“在阳台,不过十分钟后再过来——”tony的声音有点紧张。

“你没事吧!”steve有点担心,随便玩什么都可以接受,前提是这不能伤害到tony的身体。

“没事。”有些窸窸窣窣,像是什么纸张摩擦的声音。

十分钟过去,steve一向守时,“可以过来了吗?”

没有回答,他有点着急了,“tony——”依然没有人回答。

“你怎么了?”突然之间变得很担心,steve用他的最快速度冲到阳台,然后,保持着那个姿势,呆住了——

 

tony手捧着一大束红色的玫瑰花,穿着整齐的白色西装,像是一个王子。他看着steve,用他那双能装下整个宇宙的群星的大眼睛。

他的眼睛湿漉漉的,和上次一样。

没有单膝跪地,没有围观群众,没有彩带,也没有吹着号角的小天使。

steve突然明白了那天tony那么高兴的原因了。

 

“我希望能有一个机会,好吧,至少,我尝试过了,暗示什么的,我以为会有效果的,结果,你懂的,那些玩具。呃,也不是说我不喜欢,事实上,我还真是蛮喜欢的。嘿,你怎么会知道要买那些玩意儿?”tony越来越紧张了,“又绕远了,还是来说正经事。我是个天才,这我知道,但天才也有不擅长的事情,比如说买个礼物什么的,提出一些要求,问他的男朋友愿不愿意开始一段新的关系?”

“天哪,我越说越乱了,你就,能不能帮我把那句话说出来?”tony着急的样子在steve的眼里,还真是新奇,而且,很可爱。

 

“没有人求婚的时候,还要让被求婚人说will you marry me的!”steve一边说着,一边弯下身去,曲起一边的膝盖。

 

“will youmarry me?”他抬起头看着他的男朋友,整个纽约市800万人里唯一的tony·stark,“will you marry me?”他又说了一遍。

 

“I do”犹疑不决从来不是tony·stark的作风,虽然他的声音确实有点起伏,他的眼睛也湿润的更好看了。

把玫瑰花抛在一边,tony双手揽住steve的脖子(当然他踮了脚),他们交换了一个亲吻,直到他的呼吸变得不顺畅才停止。

 

“所以,结婚戒指呢?”steve突然想起似乎还有这个重要的环节没有进行。

“这个吗,就用猫耳代替也不错啊!戒指什么的,以后再补好了。”tony凑近他丈夫的耳边轻轻说道。

“这样也可以吗?”steve终于找到合适的时机扶额了,算了,该来的迟早都会来的,他任命般的叹了口气。

 

 

 

彩蛋:

成功求婚的第二天,tony觉得他们值得一次可以纪念终生的新婚旅行。于是,steve的工作计划被迫进行了调整。

——目的地,威尼斯。

意大利是个浪漫的地方,但tony觉得自己的“新婚礼物”更浪漫。

steve却不这么认为,“玩具”什么的,他确实还是不太在行。

该来的总会到来,这确是真理。


评论(2)
热度(21)

© 东西南北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