兴趣广泛……不混圈,自娱自乐

【盾铁】眠与梦 01

1 不眠飞行 Tony视角

【盾铁】不眠飞行 

 

“sir,您已经72小时没有睡觉了——”

 

“静音,这也不是最长记录,jarvis,提醒我修改程序,把不眠时间提醒调整到100小时。”

 

没有回音。

 

遵从命令的AI,在说了“闭嘴”之后绝不会再和他吵架。

 

tony·stark放下手里的修理工具,揉了揉酸胀发痛的太阳穴,好吧,是该去睡个觉了!

 

和那人吵架以来,自己一直在工作间里,24小时,没有访客,48小时,没有访客,72小时,他感到自己有点困了。

 

又一次行动中的意见不合,不同的是,这次是自己先败下阵来。

 

明明都已经同意他的意见了,怎么还是失联了好几天?

 

没有盔甲的钢铁侠也只是一个普通人,没有人想和自己的队友一直冷战,即使那人是美国队长。噢,尤其是当那人是美国队长!

 

tony想起那人冷着一张脸看着自己的样子,他金色的眉头紧皱,蓝色的眼睛盯着自己。

 

该死,不该在这种时候想起那个人的样子,tony把脸埋向枕头。

 

在连续工作了72小时之后,伟大的钢铁侠失眠了。“复仇者集合——”的指令声犹如解救他的魔法在耳边响起。

 

Tony召唤来Mark 43,一如既往行动利落,冲在第一个,耳边没有命令阻拦他。

 

斥力炮击中九头蛇余党的瞬间,钢铁侠突然觉得有点冷清,队友们在公共频道沉默着,没有欢呼,也没有玩笑。

 

Tony忍不住想吼一句,这都他妈地怎么了?是他和队长冷战,又不是所有人都得跟着禁言。

 

事实上,没有人想要禁言,是睡眠不足的tony忘记了打开公共频道的收听键。

 

于是,队友们收获了一个行动中沉默寡言的铁人。

 

行动结束,tony忍住了没有问队长那边的情况,当然,也没有人来告诉他——心情不好的钢铁侠,看上去挺吓人的。

私底下队友们有不成文规定,在美国队长和钢铁侠没有结束冷战之前,最好少去招惹他们中的任何一个。

 

大战之后,tony总算借助着疲劳小睡了两三个钟头,随后又在一种近乎疯狂的不安和烦躁中醒来。拿起床边的手机,如愿以偿地看到pepper发来的将近30条短信和17个未接来电。

 

总有一天我会死于睡眠不足,从不惧怕熬夜的tony·stark第一次产生了这种想法。

 

国际能源大会——目的地:东京。

 

去机场的路上,Tony把手机翻来覆去看了好几遍,除了Pepper的催魂铃和催命符外没有短信,没有短信,没有任何短信。

 

tony觉得自己的头好晕,也许需要在私人飞机上睡一觉。

 

飞机起飞,tony的心开始随着气流起伏起来。他把头靠在座椅靠垫上,闭上眼睛。

 

少有人知道他的出行时间,除了pepper和stark集团少数几个他信任的人。没有短信很正常,非常正常。

 

心里有一个声音在说,你为什么不先向他道歉?按百分比来说,明明你错的比较多!你俩的计划可行性50%对50%,你的态度减分5%,也许是15%。加上之前有过的好几次冷战,他每次都提前你几个钟头道歉和好。

 

那是因为我在睡觉,tony差点大叫出来,机舱里没有其他人,除了他脑子里的声音。

 

头晕眼花,想起接下来一整天的大会议程,tony简直想现在就穿着盔甲临阵逃脱。

 

这样会被他的CEO小姐杀死,为了生命安全着想,他强迫自己坐回座椅。

 

尝试着睡一小会儿,醒来就到东京了,他对自己说道。

 

因为讨论太激烈,会议议程加到了晚上,又加到了明天白天——FXCK,tony忍不住爆了粗口,他还想着快点飞回NY和某个人道歉呢?

 

别问他为什么不发短信,他怕那人没有看到,毕竟是个90多岁的老人家了,之前又不是没有忽略过他的邀约短信,看个电影之类的,吃个饭什么的,经常性地到了下次一起行动时,那人才略带害羞地对他说,不好意思,tony,你上次给我发的短信我刚刚才看到,平时不太用手机,所以······

 

他相信现在科技,伟大的美国队长还是更喜欢面对面交流。叹了口气,tony把注意力从万里之遥的纽约拉回东京,去他的能源大会!

夜晚的酒店大床上,有一只依然睡不着的钢铁侠,没穿盔甲的钢铁侠,想要逃走却失败的钢铁侠。——Pepper不远万里打来电话成功将顶着黑眼圈的tony·stark困在2X3的King-size的大床间。

 

他试图想着令自己失眠的那个人来帮助自己入眠,很显然,这是个不明智的做法。

 

一只steve,两只steve,在枕头快要将他窒息之前,tony求助于古老的数绵羊方法,把任何图像化、声音化的某人全都变成那个人的名字,一遍一遍念出来。

 

我承认我有点想念纽约,还有纽约的某个人,朋友、队友、全民偶像,或许,还有一些不能言表的私人称谓。

 

数到第529只steve的时候,tony还是没能睡着,他看着酒店床头的国际时钟,现在是东京时间临晨三点,steve应该不会睡午觉的。(纽约时间减去十四个小时,也就是前一天的下午一点)

 

他直起身来,拨通了那个熟悉的号码——忙音,摁下重播键,依然是忙音。

 

快点接电话啊!tony的勇气和信心在第五次被忙音打断之后,跌到了谷底。

 

回去以后,我一定要让jarvis监控所有队员的电话,看看是谁在关键时刻骚扰我们的好队长。他不忿地想着,似乎忘记了当初是谁信誓旦旦的保证会尊重大家的隐私,只对特定时间段的电话短信进行监听。

 

距离第二天的大会开始还有六个小时,tony的脑子里嗡嗡嗡地像有蜜蜂在飞,无数只叫steve的小天使在他周围飞舞,背后长着美国队长同款的小翅膀。

 

我好困啊!拜托,既然电话接不通好歹让我睡上一觉吧!tony觉得自己快要哭出来了。

 

小天使steve大概听到了他的祷告,又过了半个钟头,在704只steve的加持下,tony终于成功地沉入了睡梦中。

 

东京未眠夜,手机铃声没有再响起。

 

——踏上纽约的土地,tony第一件做的事就是调出这两天所有打进复仇者大厦的电话,清醒过来的他想起了隐私协定,所以他只让jarvis搜索了电话号码。

 

“有其他人打进来吗?jarvis”

 

“除了Miss Potts和一家外卖披萨店的电话以外,并没有其他的电话打进来。”Jarvis回答道。

 

奇怪了,那个时候明明是忙音,Tony摆弄着手机,不解。

 

距离他们吵架冷战已经过去130个小时,刷新了之前几次的记录。

 

走进复联大厦,tony假装没有看见通风管道里的鹰眼,绕过了又在冰箱门前徘徊的雷神,发了个短信和实验室里的博士打了个招呼,走进公共活动区,终于看见了他要找的人——沙发上的natasha像一只优雅的黑猫正在修理着指甲。

 

“hi,natasha,这几天我不在,大厦里有没有——”

 

“队长去非洲执行任务了,我以为你知道”黑寡妇没等他说完就打断了他,她斜挑起眉毛,饶有兴致地看着面前的科技天才,“他给你留了纸条,我猜你没看见。”

红发的女人放下指甲刀,指了指左手手腕惯常戴手表的地方,“你又慢了他两天时间,这次超记录了!”玩味地笑容。

 

怎么还有人免费给我们和好倒计时吗?tony皱起了眉头。

 

穿着紧身衣的女特工只留下个暧昧的背影,“他明天回来。”

 

两天时间,也就是说steve是在他启程去机场的时候给他留的纸条。他果然没发短信,tony又开始觉得头晕了,不过却没之前那么烦躁。

 

这下终于可以好好睡个觉了。躺在自己卧室里的大床上,tony·不怕熬夜只怕失眠·stark先生终于安安稳稳地睡了个觉。

 

这些天来日夜倒错的不安和焦躁,在看到那张实体的纸条之后,全都化作了安心。

 

“我去非洲执行任务,tony,回来咱们好好谈一谈。——by steve rogers”

 

其实,并没有人道歉,事实上,也并没有人犯错。

 

好吧,他们都在尝试着弥补过失,用着不同的方法,虽然时间上空间上都出了点问题。兜来转去,最后的结果是好的,中间的经过也就不重要了。(这种观点队长应该不会同意,笑)

 

以纸条出现在tony的房间为开始,吵架冷战时间重新调整为82小时。和好之后的第50个小时,tony的梦里出现了非洲大草原,绵羊steve这一次在他的梦里登场了,并没有哪只凶猛的狮子来吃他,因为它正和伟大的钢铁侠在一起。

 

 

 

王菲--不眠飞行

三万呎高困在机舱

足三万呎高我睡不好

小别太多思念太早

靠著气流滑翔跳舞

突然疑虑到

这机身似夜半的飞机霎时迷路

直到空姐说可要被铺

合上眼睛数啊数数啊数

并无一只绵羊跳得比你高比你高

梦到狮子将你带走怎算好

你这么好数到2047还未够数

一个一个国家数啊数数啊数

暂时不见请你吃得比我好比我早

在半空中将你看得比我高

你这么高高过地平线

拿望远镜可会找得到

请勿剃须青春不保都请勿剃须

再会一刻分别更多激动更高

午夜太长地图太细

突然明白到

吻不到你但却找到你那样残酷

就算机长会祝旅客好


评论
热度(17)

© 东西南北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