兴趣广泛……不混圈,自娱自乐

【盾铁】眠与梦 02

2 夜有所梦 Steve视角

这个故事和上篇Tony视角的《不眠飞行》是同时发生的。

其实这文发生的时候,这两人没搞在一起,算是暧昧期吧!


——美国队长的一天是从良好睡眠开始的,对于拥有规律作息的四倍力超级士兵来说,理应如此。但最近,似乎出了点问题。

超级士兵的血清让Steve很少做梦 *——除了事情和Tony·Stark有关,那位天才、花花公子、亿万富翁 AKA钢铁侠的队友,总有办法让他睡不好觉。

 

(* 不记得在哪里看到的说法,未经过考证,这里借用了一下)

 

如果一心多用的话,理论上美国队长应该拥有比常人更出色的分心能力。一边想着作战计划,一边在心里草拟给神盾的报告,一边和钢铁侠斗嘴,剩下一个留给文艺的Steve·Rogers——描画一下大战结束后的纽约城,或者是吵架中仍然美丽的Tony的眼睛。

最后那条不行,Steve在心里的计划D上画了个叉。

 

“Tony,你应该听从指挥——”

“明知道指挥官的计划不够完美?”

“没有什么计划可以应对所有变化,这就是我们为什么需要合作——”

“算法可以将不利因素降到最低,何必去浪费时间···”

——作战计划画叉,Steve就知道“计划”这个词一定是Stark词典里的禁词。

“忘记你的算法,上次你就是因为冲在最前面才受的伤!”

“那次我们都挂彩了,说的好像你没受伤一样!”

——神盾报告画叉,Steve不喜欢那些关于战损的文字,当里面有个受伤的钢铁侠时尤甚。

 “别用出击敷衍计划,这不会总是奏效。”

“攻击是最好的防守,我以为学过格斗技的人都知道这个呢!”

“偷换概念,个人进攻和团队协作不一样,你要是再不停止这种一人行事的作风,迟早要出大问题!”

“现在算是大问题吗?”

——和钢铁侠斗嘴画勾,看吧,最近,他总能避轻就重找到整件事中最不应当专注的部分。

 “停止说俏皮话,Stark!真正的大问题,是在战场上因为不听指挥葬送队员的性命!”Steve大吼道,他盯紧对面人琥珀色的眼睛,心里估摸着自己的双眼大概能溅出火星子了。

一霎的沉默,他们之间的空气仿佛凝固成了一道看不见的玻璃墙,只消两人轻轻一推,就会碎成无数片割破彼此的皮肤。

 

大概过了哈雷彗星巡回地球那么久,Steve仍然没有放过Tony的眼睛,他就这么死死盯住他,像是草原上狩猎的猎豹。

“OK,下次按你说的做!”棕发的男人败下阵来,他摊手撇了撇嘴。

但他还没认错,承认自己的计划是对的,承认个人主义作风不对,Steve心里的黑色小人有点不甘心。

 “你根本没有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仍然不依不饶,Steve觉得自己有必要让这位天才发明家正视一下他一直以来的问题所在。

 

那双眼睛又瞪大了,“随你怎么说,总之我下次会听从命令了!”钢铁侠气呼呼地样子实在是不怎么潇洒。

却,有点可爱。

Steve心里的白色小人暗自笑了笑,心满意足。

但理智告诉他,吵架吵完,依照Tony·Stark的脾气,又该进入冷战的环节了。

说实话,他宁可每次都吵架,至少还能时常看到Tony,和他说话。因为当他不在自己身边时,就会以另一种奇怪的方式,出现在另一个奇怪的地方。

 

——很少人知道,Steve不太做梦。因为超级士兵血清的缘故,他比普通人睡的更好。

除了,当入眠之前的脑中有个钢铁侠的时候。

那些奇怪的对话、奇怪的场合,动作、残影、声音、暧昧的神情都让Steve觉得这是场虚伪的梦境,但他自己又那么配合,配合的好像这是他期望了很久的东西。

 

他不过是在期待描画Tony美丽的眼睛,那剩下来的那些又是什么?

 

梦里,当他和Tony说着他们需要谈一谈的时候,Tony会认真地给出相谈的建议——而且它们都足够火辣有吸引力。

像这样,“我觉得我们需要好好谈一谈?”

“像怎样的谈?在沙发上看场电影,训练室里打一架?还是直接什么都不穿,坦陈相对?”

然后他们会先看场电影,再去打一架,最后在训练室内的公用浴室内一起洗个澡,淋浴间那种,不是浴缸、也没有泡泡。

电影会看星际迷航(因为Steve喜欢),打架会打平手(一人退让一次比较公平),洗澡的时候他们会隔着浴室的帘子大声对话,偶尔Tony会唱歌。

——这种时候,他在唱歌,而他会笑出声。没错,他可以笑出声了,这是他的梦,他想怎么做都可以。

他甚至可以一边赞美Tony的眼睛,一边吻他的队友。

如果他说“我想吻你”的话,就可以得到一个温柔的吻,从额头开始,Tony会踮起脚尖,或者他稍稍低头。

而他并没有要求更多,即使他知道他可以——只因为那不是真实的Tony。这么想着的时候,Steve总是觉得失落。他记起,他们还在冷战中,记得他们最后分开的时候,他对Tony流露出的冰冷神色。

 

 

“够了,你为什么总是跟我对着干?”有时,在无数个碎片般的梦里,Steve会忘记梦境和现实的区别,对着梦里的Tony吼起来。

“因为我想赢你!”梦里的Tony依然有着美丽的大眼睛,但他在适当时候会认输,“而且,我想赢得你的注意力!”Tony凑近Steve,仰起头望着他,他开合的薄唇仿佛在等待着一个吻。

 

——一个不温柔的吻

 

不得不说,这样的Tony实在是太辣了,Steve配合他,他的手指揉乱Tony的卷发,另一只手揽住他柔软的腰肢。他们的舌头比本人真诚,不会口是心非,只会听从内心的想法行动,搅乱口腔里的空气,把凝固的气氛燃烧起来。

“你赢了”一吻终了,Steve对着怀里的Tony说道,而怀里的人露出一个被吻了太久而轻喘的微笑。

 

 

 

梦境总是美好,现实情况却是,他和Tony冷战已经超过72小时了,这三天三夜,Tony都呆在实验室里,而他,则再一次被剥夺了实验室准入权。

好不容易等到Tony从实验室里出来,却又赶上新一轮的战斗——整个作战中,钢铁侠又一次地无视了作战指挥,孤身一人深入敌人当中。

不管是美国队长还是Steve·Rogers都无法再忍耐,他在公用频道里大喊,“stark,我们需要一个计划!”

耳机里没有回答,金红色的身影在他的眼前划出一道漂亮的直线。

Tony,你答应会按我说的做的!他觉得自己的耐心快要被消耗完了。

 

大战结束之后,Steve回到大厦却依旧不见Tony的身影,他快要气炸了,简直想揪住某人的领子,狠狠地教训他一顿。

“Jarvis——”他望向天花板,“Tony现在在哪里?”

“Captain,sir正在卧室里睡觉。”

“等他醒了再去找他。”握紧的拳头又放松——他那么久没睡,一场大战结束肯定非常疲劳。

Steve强压下心头的不悦,告诉自己要冷静。

 

三个小时过去,神盾局那边突然遣Coulson来找他,有一项非洲的紧急任务需要执行——他甚至来不及和Tony告别。

“我去非洲执行任务,Tony,回来咱们好好谈一谈。——by Steve Rogers”

他写好纸条,放在他俩共住楼层的公共活动区域,之所以没有选择短信,是担心Tony的催魂铃太多会漏掉。

 

“CAP,有什么问题吗?”猎鹰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哈,没事。”Steve看了一眼渐渐关上的飞机舱门,深呼吸,任务最重要。

非洲之行和他的盾牌有关,一切的行事都小心谨慎,出不得半点差错。所有人的神经都绷紧,几乎要一步一测。终于收集到关键数据的那刻,大家都在心里暗暗吐了一口气。

“为什么不现在就走?”

“这边风景不错,难得看到草原,过了今晚再走呗!”sam对他笑出一口大白牙,“听说神盾那边有些东西要采购一下,夜黑风高好办事!”

Steve皱了皱眉,比起在草原上看狮子,他更想见到复联大厦里那只张牙舞爪的大猫咪。

“现在可以对外联系吗?”

“加密线路应该没问题,你要打电话?——”

“恩,复联那边有些事情不知道安排好没有。”

猎鹰回以他一个十分了解的眼神,把行动之前收走的手机交到他手上,就自动消失了。

按下熟悉的号码,纽约时间下午一点,Tony应该醒了。

忙音,再拨,还是忙音。

不想接电话?还是这么巧有人在线上?不管哪一样都不是他想要的答案。

要不是相隔大半个地球,Steve真想借双飞行靴飞回纽约

就这么不依不饶坚持了五次,电话那头的忙音也五次这么回应了他。

 

“Sam,都是加密线路的话,可以查到是什么号码在线上吗?”

“这个似乎不太好吧?”猎鹰用一种美国队长绝不会提出这种要求的眼神看着他。

“我只想知道在线上的有几个加密号码!”Steve·绝对遵守隐私协定·RogersAKA 美国队长用一种无比坚定地语气说。

没有人可以拒绝美国队长的正当请求,尤其当你是他的脑残粉中排名靠前的那几个时。

 

“只有两个加密号码,不过另一个信号的发出地点不是来自纽约,而是来自东京。”猎鹰有点疑惑,“那位成员现在在东京?”

Tony在东京?Steve短信了远在纽约的Natasha。

“JARVIS说他不在大厦里。——From widow”

难道是新的任务,想起Jarvis说的Tony在大战之后睡了一觉,可能真的是有什么要紧的事。

也许不是故意不接电话,Steve感到没那么烦躁了。

很少打电话给钢铁侠的美国队长不知道,性能碉堡的stark phone根本不需要手动按下忙音键,每次遇到讨厌的来电都会直接转去付费频道——运气好的话你可以免费听到一个恐怖故事或享受一次免费的phone sex。

回去一定要和他好好谈谈,Steve叹了一口气,表情平静下来。

 

“既然没事了,月色不错,可以去草原上看看。”同行的猎鹰似乎对草原有什么奇怪的执念。

“好,我一会儿就过去。”

 

夜已深,无边际的草原上能看见各种夜行猛兽的眼,狮群在星光下移动,等待着狩猎。

他们在隐蔽的地方,待在做好掩护的吉普中,在浩渺的星辰之下,遥望着这片神奇的土地。

半个小时后,Steve感觉到了有些困意,他望了望一边手拿红外望远镜的猎鹰,笑了笑,头靠在椅背上,闭上了眼睛。

 

你猜,这次Steve的梦里又会出现什么呢?

咳咳,夜有所梦的上一句是什么来着,哦,对了,日有所思(不要想歪了哦)


评论
热度(10)

© 东西南北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