兴趣广泛……不混圈,自娱自乐

【盾铁】如何成为一个合格的alpha AU 01

cp:盾铁 AU

ABO背景会有一些不一样的设定,为了剧情需要

OOC慎入,分级的话,后面会写到NC-17

 

1

——Tony·Stark经营着一家诊所,本人是个omega。这个时代抑制剂已经十分普及,他完全不用担心omega特别的信息素会给自己带来不必要的麻烦。发情期来之前,他只需要服用足够剂量的抑制剂,就可以度过一个不发热也不潮湿的发情期。

 

这是个适合大多数人生存的时代,omega不再是生育的工具,借助信息素溶解剂,beta也可以享受信息素相融带来的完美性爱。当然,有人欢喜总会有人愁。本身不会受到什么影响的alpha们,本可以工作做爱两不误。曾经每个alpha都认为自己的人生中,至少有两个命中注定的omega(男性和女性),而到了现在,这个每位alpha拥有的配偶数目已经有了一个新的名词——alpha悲惨指数:意思是指多数alpha在选择配偶时,不再占据信息素上的优势。实际上,因为他们一贯有点强势和傲慢的天性,往往会吓退不少omega(他们宁可不生孩子,也不要和一个自大的alpha绑在一起一辈子)。再加上alpha精子库的建立,即便没有alpha的帮助,omega和beta也能建立一个幸福的家庭。

如此一来,alpha就成了社会进步之后唯一的心理失衡群体。

 

虽说如此,各类ABO药剂的发明和使用还是带来了一些麻烦。天然的通常好过人工的,alpha们除了为人类的繁衍提供必要的精子外,他们独特的信息素,也是维持下一代健康成长必不可少的因素之一。

即是说,缺少自然信息素交流的孩子,在成长中可能会遇到种种问题。简单来讲,增加了儿童患病的几率,也增加了ABO性征模糊的可能。

说白了,就是omega不似omega,alpha不似alpha,至于beta,本来就没什么特点,这条对他们影响不大。

 

这几年,这样的病人越来越多了。比如,最近这两天来诊所看病的Steve·Rogers先生。

“你好,Rogers先生——”Tony低头看了看手中的病历表,“我是你的医生,Tony·Stark”

“叫我Steve就行了。”来看病的是位年轻的金发小伙子。

——初步判断:该alpha性格温和,并没有常见alpha自大傲慢的毛病,不排除是alpha信息素缺失的原因。

“我们来谈谈你的病症——”Tony眨了眨棕色的大眼睛,“首先,回答我一个问题,在最近一年内,你有成结过吗?”

“呃,我以为会是从信息素开始。”穿着卡其色休闲服的金发男人脸红起来,他揪了揪自己的耳朵,小声说道,“没有,准确来说,我从来没有成结过。”

“放轻松,最难的问题结束了,接下来的都简单。”Tony拍拍他的肩膀,指了指房间里的黑色沙发,示意他坐下,“看样子,我准备的问题都能派上用场了。”他微微笑道。

Steve按照Tony的示意让自己的身体在柔软的沙发上摆出一个舒适的姿势——一个接近于仰躺的姿势,这让他觉得自己不是在看医生,而是在看心理医生。

面前的棕发男人是他的医生,他能闻到他身上的古龙水味道,淡淡的很好闻,除此之外,再无其他。

 

“除了那个什么,你懂的,你还发现自己的身体有什么不适吗?不限于性方面。”

“我,没办法感知周围的信息素变化——”

“到什么程度,无法分辨omega和alpha吗?”

“恩,而且有时候还会感到晕眩、心跳加速、有点发热,就像是,被什么奇怪的气浪熏到了。”

“如果我推测的没错,你说的‘气浪’应该是发情期omega的信息素。”Tony抬手推了推眼镜,他的眼神透过薄薄的透明镜片落在Steve身上,“你长的很不错,而且又有这么好的身材。”说这话的时候,眼神不经意地扫视过Steve鼓胀的肱二头肌。

“我应该说谢谢吗?”活了27年的Steve已经很习惯这样的眼神,他有些沮丧地说,“Tony,希望你可以允许我这么叫你,我只想知道到底要怎么样才能做一个正常的alpha?”

 

“那个,Steve,事情也许没你想象的那么糟。”Tony打开玻璃橱柜的门,从里面拿出一个像是体温计的东西,“现在,让我们来做一个实验。”

“这是什么?”Steve由仰躺变成了坐起的姿势。

“信息素测试计。”Tony一边说,一边用力甩了甩那个尖尖长长的仪器,然后把它插在了一个类似笔筒的东西里,“五分钟之后我们就能知道结果了。”

 

五分钟的时间很短,一只夜莺刚好可以唱完一只小曲,又很长,有些不咋地的alpha从成结到消退也就这么久。现在已经是秋天了,房间里没有开冷气,Steve却觉得自己听到了老式风扇叶嗡嗡作响的声音。

他下意识地把搭在自己额前的头发往后拨一拨,才发现额头上已经出了一层薄薄的汗。

好像过了一个世纪那么久——

“五分钟到了——”Tony的声音听起来很平静,像是没有什么能够打扰到他。他拿起那支测试计,盯着示数仔细看了看,对着天花板上的顶灯又看了看,皱起了眉头。

“似乎不是很乐观,Steve。”黑发医生的神情有些严肃,“保守来说,你需要进行药物疗程治疗。如果还是没有起色的话,我建议你进行一次全面的身体检查,主要针对ABO腺体和信息素分泌。”

Steve不解地望着Tony,“我是怎么了?刚才的结果是——”

“测试结果显示,你的信息素分泌水平很糟糕,接近于零可以这么说。”Tony 摇了摇头,“结合你刚才描述的个人情况,也就是说你的信息素释放和感知器官或者说腺体都出了问题。”

“要吃很多药吗?”Steve叹了口气。

“你不会告诉我你像幼儿园的小朋友一样,害怕药丸吧?”

“没有,我只是,”Steve伸出手挠了挠头发,“那会让我想到一些不好的回忆。”他有些烦恼的样子看上去像个青春期的大男孩。

喔,Tony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把这一信息记在了病历表上。

 

“介意回答我个问题吗?”Tony放下病历表,坐到了黑色沙发的把手上,身体前倾靠向他的病人,“你猜,我是omega还是alpha?”

 

——如果你能感觉到发情期omega信息素的话,打个比方,那就像一片羽毛落进了蜜糖里,粘稠,却该死的甜蜜,完全不想脱身。

                                                              语出:Steve·Rogers

 

 


评论(5)
热度(26)

© 东西南北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