兴趣广泛……不混圈,自娱自乐

【盾铁】如何成为一个合格的alpha AU 02

2

问出这个问题的时候,黑发的医生明显超过了安全距离,Steve看着他蜜糖色的眼睛,鼻息间都是好闻的古龙水味道,他下意识地吞咽了一下,“我希望是omega,”他稍作停顿,“虽然我感觉不到你的信息素。”

“Bingo,不过没有奖励。”Tony对他的病人笑了笑,十分职业化的十五度。然后站起身来,回到他的方形办公桌前,在病历上写下疗程所需的药物名称,“现在乖乖去外面的护士小姐那儿等着拿药吧!如果你不按时按量吃药的话,最好不要让我知道。”说到这里,他又笑起来,挑起一边的嘴角,像是一个正在调情镜头中的电影明星。

如果自己是导演,刚才那个镜头他给打100分,接过Tony写的病历单时,Steve的思想小小开了会儿差。

 

“两周后记得来复诊,”Tony又重新坐回办公桌前的金属椅子里,低着头看起手中的下一份病人资料,声音冷静而自持。

“知道,”Steve突然庆幸自己刚才回答问题时没有脸红,不然那也太尴尬了。

 

吃药对Steve来说,真的是个煎熬的过程,因为缺乏alpha和omega融合后的信息素,他从小身体就不好,为此,他的父母给他准备了数量惊人的调理药剂——以至于直到他长大成人后的今天,一闻到药丸的味道,还是会本能地恶心。

唯一值得欣慰的是,那些药剂让他渐渐摆脱了病弱的体质,至少从外表看上去,他成了一个堪称完美的alpha。尽管,只是外表,不然他也不会出现在Tony的诊所里了。

Steve的父亲是个beta,母亲是位omega,两个人都是很温柔的人,只是缺乏那种应有的魄力——哦,抑制剂没流行之前人们常说的那种只有alpha才会拥有的魄力。身为他们的孩子(当然从基因上来说,实际上Steve是其omega的母亲和另一位只贡献了精子的alpha父亲的孩子),Steve虽然是个alpha,却也非常温柔。

 

——在他开始服用stark医生开出的药丸将近10天之后,他清楚地认识到自己的身体并没有任何变化,仍是生活在只能依靠beta感官(也就是普通的五感)去接触外界的世界里。

ABO小说上所描述的那种彩虹色的,四处都是巧克力糖豆味道的世界,他根本感觉不到。有些时候,Steve觉得受到了欺骗,那种好像在舔舐棉花糖一样的柔软的触感,真的会存在吗?

周六的下午,本来应该是休闲的好时光,坐在自家沙发上的Steve却感到一种深深的无力感。Tony的诊断很准确,药物果然没法治好他,看来他要准备面临一场旷日持久的作战了。Steve向后仰靠在沙发背上,将身体陷入柔软的桎梏中。

他仰头看着天花板,茶几上的手机突然震动起来,Steve拿起手机,屏幕上的一段话让他立刻从消沉的状态中清醒过来——

亲爱的Steve:

我给你报了个alpha&omega互助小组,明天下午是今年第一次活动。

记得去参加,不要拒绝我的好意。

笑脸

                                                                          来自 

胆敢不去有你好看的Natasha

Steve是个温柔的alpha,这当然不是说他没有脾气,实际上,他算得上是相当固执的那种人,有时候甚至有点古板。不过,他的那些“宝贝原则”在他的好朋友Natasha面前全都是狗屁。

绝不是看在这个红头发姑娘从他是个豆芽菜开始就不嫌弃和他一起玩,更不是因为她在初中时狠狠教训了那些因为Steve感受不到信息素而嘲笑她的alpha小子们。

Steve在心里默默想着,真的不是,然后自觉地回复了个“OK”。

 

 

互助小组意外的很热闹,有男有女,大家围坐在一起,像是一个真正的团体一样。Steve听着他周围的人谈论他们的病症,有些和他相仿,完全感受不到信息素,悲惨地连一次成结的经历也没有,也有一些能模糊地感知到omega和alpha的区别,却分不清楚omega到底有没有被标记过。

小组中的另一群人,是Steve感到陌生又熟悉的存在——在这个抑制剂泛滥的社会上从外表已经看不出任何omega特征的omega们。尽管他内心里也憧憬过对alpha百依百顺的柔软听话的omega,但眼前这些拥有独立人格的人,无疑是更值得敬佩和喜爱的。

他们愿意来参加这样的小组,帮助像他一样的alpha,更是让他坚定了这一观点。

 

“讨论结束,现在,我来宣布一下本届互助会的内容。”一段热烈的讨论结束之后,小组的组长开始发言了,“相信大家在来之前已经看过我们的小组宗旨了——以结队的方式一位omega帮助另一位alpha。在我们的医学顾问的建议下,我们决定此次的小组活动主题为‘没有抑制剂的100天’。我们根据长期以来的研究结果提出一种假设,与omega正常释放出的信息素保持持续深入地接触,对于alpha的ABO性征恢复正常会有所帮助,这里所有参与活动的omega们都是理解并支持这种假设的。”组长停了停,向在场的omega们投去了感激的目光,“当然,来参加我们小组活动的所有人都提供了可靠地身份认证,没有人有隐藏的alpha暴力倾向或其他不良疾病史,希望大家可以放心。”

说到这句的时候,组长拿出了一个名册,“这里是本次参加活动的所有人的名单,过一会儿等大家结队完成后,请到我这儿来登记。”

组长是个栗色卷发的中年男人,看他平稳的吐息和自若的气质,Steve猜测他是个beta,像Natasha一样。

发言完毕后,组员们经过了一阵短暂的沉默,直到一个眼睛圆圆的男人突然发话了,“大家不要不好意思,快点选出自己的搭档吧!”另一个看起来老实可靠的中年男人接过话题,“对,抓紧时间开始吧!”,说这话的时候,他的眼神瞄了瞄圆眼睛的男人。

有了头两位积极响应的人,后面的事情开始变得容易了。在场的alpha和omega都佩戴了胸牌,大写的A和O,大家开始自觉分成两拨,各自在对方的成员中寻找合适的人选。

Steve·身材超棒&金发碧眼·Rogers,从外表上看理所应当被认为是那种会让周围omega对他发情的alpha。但实际上,omega对他的明示暗示经常性被他有意无意拒绝了,一则因为感觉不到他们发情的信息素,二则,他有时候太拘谨了,或者说没有情趣?总之,到目前为止,Steve还没有跟omega做爱的经历,倒是有过几次和beta的性经历——其中还有两次是在派对酒精的助攻下。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Steve的脸开始红起来,不知是因为难为情还是其他什么的。Alpha和omega都差不多找到他们的伴儿了,只有Steve还是独自一个人。事实上,有几个落单的omega有过和他搭话的念头,但Steve脸上大男孩一样的紧张和拘谨让他们在最后时刻选择了放弃。

终于,所有的人都结对完毕了,在场的人在登记完信息之后,暂时离开了活动的场地,开始了自由活动与交谈。

Steve突然觉得自己来参加这个活动简直就是个灾难,他甚至感到又变回了小时候病弱的身体,浑身上下的细胞都印刻着无力。

 

 

只不过,感到难堪的Steve很明显忽略了一个重要的问题:这次小组活动的人数是经过计算的,也就是说,不出意外的话,每一个alpha都能找到自己的omega搭档。

但是现在,却只剩下了他一个。

那是因为——有人缺席了。

 

“你叫Steve对吗?”组长的嗓音很温和,“我叫Bruce,是你们的活动组长。抱歉,看你一直没找到搭档。”他推了推半框的眼镜,“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想,你可以尝试一下和我们的医学顾问结队,他是一个很有经验的omega。”Bruce笃定的语气让Steve觉得自己无法拒绝他的建议。

“因为工作原因,他今天不能到场,他之前说过结队生活的地点可以在他家,如果你方便的话。恩,我会把他家的地址发邮件给你。”

“我,方便的。”没办法,虽然是个没有见过面的omega,但总好过一个人这么回去,这么一想,Steve只能硬着头皮答应下来。

 

当天晚上,和地址一起发过来的,还有这位omega的联系邮箱,Steve试着给他发了封邮件,问他什么时候自己可以搬过去。

一直到隔天的晚上,那人才回复了邮件,只有短短的几个字:越快越好。

 

 

不知为何,Steve感觉这似乎是位脾气不太好的omega。

因为他母亲的缘故,他一直以为omega们即使不温柔美好,至少也是有礼貌谦和的。看来,是他错了,既然这世上有他这样温柔的alpha,自然也有脾气不好的omega。

他一边肖想着自己和这位搭档见面的样子,一边收拾起随身衣物和日常用品——他善解人意的父母自然十万分地支持儿子的决定,他们甚至帮他准备了足够多的避孕套。

这让他一阵尴尬,他花了差不多半个小时向他们解释这只是为了感受自然而没有抑制剂地生活,不是为了和这位omega同居。

父母有些失望,最后也欣然接受了。

 

于是,在开始药物疗程治疗无效后的第十三天,Steve拎起装满衣服和日常所需的行李箱,走进了他的omega搭档居住的小区。

 


评论(1)
热度(19)

© 东西南北中 | Powered by LOFTER